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128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101945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书格好友建议不再发布术数资源,我看书格整体风气也是比较排斥术数,从善如流,不再发布。

    向书格乞一小楼,未来发布版本研学的内容,只聊版本、文献、风花雪月,不发风险较大的术数资源。

    自盖自楼,自说自话,愿净扫迷云无点翳,一轮光满太虚空。

    @101946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一考《胡先生阴阳备用》(旧文重发)


    《胡先生阴阳备用》,此书原卷数不明,现存七卷(卷七至卷十三)。

    640

    卷七、八为地理堪舆,卷九、十为辨疑论述,卷十一、十二、十三为遁甲。

    书名所言胡先生,正文中自称胡汝嘉。此人偶见于史料,如宋代储泳所著《袪疑说》中,为辨析子正、岁正,而引用过胡汝嘉的《岁本论》。令人欣喜的是,《胡先生阴阳备用》的残卷中,刚好有《岁本论》一篇。

    640
    ​储泳生卒年不详,大约活跃于两宋交替之时,因此胡汝嘉生活年代应不晚于储泳。

    《阴阳备用》后文《指迷论》一篇讨论历法,提及南宋的《乾道历》 (1168年 - 1176年),又言“国初至今更历易名十有一矣。”从宋朝颁布使用的《应天历》开始数,《乾道历》刚好是第十一个。可以证明此篇成文于南宋。

    综合判断,胡汝嘉大约是南宋之人。

    《阴阳备用》卷十一、十二论述三元遁甲、年家紫白、时家奇门。卷十三为符应经门要,讨论并摘录了部分符应经内容,此卷最为残缺。

    @101947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二考《胡先生阴阳备用》(旧文重发)

    惭愧当时,学识浅薄阅历狭窄,考据没有详尽。断定完胡汝嘉生平年代,便宣告结束。

    近日细读此书,读到其中《三元遁甲新钤叙》一章,提及“予皆巳(已)著于涓吉书矣”、“故尝以地理法、涓吉书等,普传于世。”证明胡汝嘉此人,精于风水、选择。

    南宋、风水、胡姓,让人不由得联想到江南风水大师——胡舜申。

    查阅检索发现,《宋史》载胡舜申著《阴阳备用》十三卷,明代《眉岩集》载胡舜申著《地理书》一册。

    另有宋代《吴郡志》记载,胡舜申为胡舜陟之弟,翻阅绩溪胡氏家谱,胡咸有子四人,胡舜举字汝士(举,提拔之意,对应士),胡舜陟字汝明(陟,登高之意,对应明),未载胡舜申之字,但申有明白之意,若字汝嘉,应当无差。

    《直斋书录解题》则言胡舜申著《阴阳备用》十二卷,并且点明胡舜申字汝嘉。

    640 (1)

    前文考据胡汝嘉编写此书年代,应与《乾道历》(1168年 - 1176年)相同。这个时间段与胡舜申活跃年代相近。

    又有清代《江城名迹》记载“奇门遁甲云……胡舜申以阴阳备用符应经类集门要,发其端倪……”。《胡先生阴阳备用》卷十三,正是《符应经门要》,说明胡舜申之阴阳备用,与《胡先生阴阳备用》是同一本书。另外,此段中的《奇门遁甲云》应是指《遁甲日用涓吉奇门》的序文。

    因此可以判断,《胡先生阴阳备用》的作者胡汝嘉即是胡舜申。

    @101951 回复 ⚑举报 

    松莲會心
    游客

    Screenshot_20230724_134203高尚的书格精神!!!

    @101955 回复 ⚑举报 

    颠倒
    游客

    @公子旷 #101945

    可以不发,不要代表整个群体,术数类也是传统文化

    @101960 回复 ⚑举报 

    书友
    游客

    占星术是现代天文学的前身,炼金术是现代化学的滥觞,数术与科学并非互斥,而是互相启发。

    @101961 回复 ⚑举报 

    崇鹂
    游客

    此唐宋间旧籍,胜过多少明清劣书,可惜绝世天珍留人间,已经残了。术数门人不去救绝史志记载承认的唐宋珍品,而去追求明清学说、坊间劣刻,甚至是迷醉于民间篡改抄本,这是我本人无法理解的,大概也是一种偏见。

     

    搜狗截图20230724135526

    又查见日本广岛市立图书馆浅草文库有一部,标记为《阴阳备用选择成书》为十二卷,不确定是不是同一部书,或为存世孤本,是复原这部书的最后机会。这种十二卷与十三卷有什么区别,也只能待公开以后才研究得了

     

    @101962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三考《胡先生阴阳备用》(汇总于曾经的发帖)

    最近在书格网看见有人发帖提问,遁甲式盘是否有实体文物?这应该是很多人都有的疑问。

    (以下讨论忽略了古籍中书目的记载,如廿四史中引用了大量名为遁甲的古籍)

    当我们梳理遁甲历史脉络时,可以看见,遁甲滥觞于秦汉,起源于魏晋时期,汇总于唐宋,兴盛于明清。

    熟悉式盘占卜的朋友都知道,汉代出土文物中,有太乙式盘一件、六壬式盘七件,而遁甲式盘自秦至隋,踪影皆无。

    除了式盘,遁甲形式的文物并不罕见,如近期出土的一处元代墓葬,其壁画是奇门九星、八卦等内容。

    宋、明的遁甲古籍中,确有造遁甲式盘的方法,因起盘的特殊性,较六壬式多了额外的奇仪棋子,以便使用。

    微信图片_20230724140728

    考虑到遁甲与其他式盘的差异,遁甲式盘的定义,可以是“刻有遁甲特征符号的实体式盘,分天地二盘并配套奇仪棋子”。

    故宫馆藏四件文物,“象牙奇门星圆式具”同名三件、“石质奇门子”一件。惜无图片,无法确认其形制。

    就我浅陋所知,至今未见遁甲式盘实体文物。

    到了明清时期,出现了不同于棋子式的另一种形式,纸质转盘。由多层圆形纸片构成,中心缝入页面,便于旋转。因不便排布奇仪棋子,这种转盘多是十八盘一组,预先写好奇仪。

    微信图片_20230724140908
    曾向@李蘇 前辈请教过,他认为明清遁甲古籍中的圆形纸质转盘,不能算做遁甲式盘。我很认同他的观点,但这种纸盘形式也不能忽视。

    回到开头,《胡先生阴阳备用》一书,据称为元代刻本,之前又证明了作者为南宋之人。正文中有十八张图示如下:

    微信图片_20230724135239

    影印古籍不甚清晰,不能确定原件是否存在活动部件。观察了一下,十八个盘式不同层级的盘面(门、星、神等),都表现为参差不齐,并未对齐。假设不是活盘,也应是“以死指活”,用印刷的静态式盘,表达旋转的动态活盘。

    @李蘇 前辈认为,到了明清,连六壬的木制式盘都被抛弃了,奇门更加如是。想来此言不差。

    《阴阳备用》正文中,遁甲部分反复提及“依局所定,止转两盘,其课遂全”的概念,我想,奇门也许在唐宋之间偶有实体式盘出现,很快便泯灭了,至今不存。

    @101963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拟提遁甲式盘》小议(旧文重发)

    这一页甚至不能算是古籍,它仅仅是一张残页,但他的分量可不一般。

    640
    上图就是此残卷全部内容,背面无字,出自敦煌藏经洞,后来辗转藏于俄罗斯科学院,俄罗斯的汉学家将其命名为《星命占术》,因为过于残缺,残文仅剩三百个字左右,被认为没什么研究价值,出版时未做额外考据。

    640 (1)

    后来中国研究敦煌式占的教授们,注意到了这一件藏品,经过仔细比对,认定此页隶属于遁甲式占。

    唐代遁甲式有一个特点,“天蓬”写作“天逢”,“天芮”写作“天内”。此卷中提到的“天逢”、“天内星”,即是“天蓬”、“天内星”应当可以证明其成书年代接近唐朝。

    同时还有一句“得癸万军不能视”,类似的文本又见于《逆刺占》、《太白阴经》。

    因此综合估测,此残卷为唐代文书,且为年代最早的奇门遁甲可见文物,可称为“遁甲第一书”。

    正文分六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时加十干,现仅存神尚、辛、吏卒在门、得癸万军不能视等字,应当是今日时加六甲、时加六乙等内容的源头。

    第二部分是五子遁元,讲解五鼠遁元法,甲己之日夜半甲子之类,其中甲己之日的己字,误做乙。《太白阴经》中也有类似错误。

    第三部分是时下得十干,前五阳干利客,后五阴干利主,并有“始、庄(壮)、盛、养、尽”不同旺衰,与今日“死、相、旺、休、囚”相近。并言得主利守,增官、益土、天神祐。

    第四部分是求天一所在宫要术,因其残缺,大概猜测是四孟、四仲、四季日,天一在某宫的规律,自一至九周而复始,与今日排盘规律相近。天一在二宫则为天内星,在三宫为天辅星……可知此处天一即是直符。其中“天英”写作“天央”,值得注意。又言得天辅大吉。

    第五部分是时下得九天三奇六仪求吉凶术。残文介绍开、休、生三门大吉。

    第六部分似乎是演局举例,有“甲己夜半天逢直符时下得甲子”一句,与《太白阴经》的“甲已之日,夜半生甲子,即子在甲时也,授以直符天蓬”非常接近。

    以上做了一些简单的介绍和考据,今日我对正文进行了逐字分析,又有些新的发现,后续整理成文再行发布。

    祝各位:

    增官、益土、天神祐

    @101964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崇鹂 #101961

    这些好书以前不重视、不在意,现在既然有条件获得,我不愿放过,业余时间尽些绵薄。

    前几日被一个词激励:奋起直追。我辈正当如此,缺课就去补,落后就去追。

    @101966 回复 ⚑举报 

    轸下壬
    游客

    支持且学习

    @101970 回复 ⚑举报 

    半山放牛
    游客

    谢谢您的分享!才有机会收藏和学习

    @101989 回复 ⚑举报 

    游客

    哥,不要走啊,还是有很多朋友支持您的

    @101990 回复 ⚑举报 

    游客

    要不发您公众号上吧?(冒昧建议)

    @101997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2019年8月的某一天,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了一张图,问我知不知道这是哪本遁甲古籍。

    640

    图中可用的信息很多,但帮助不大。首先对正文选取几句话进行搜索,没有结果,看来这一本并没有电子化。其次观察最重要的版心处,有着书名的一半“婁、𤣩、全、X”

    640 (1)

    可以大胆推测书名应当是“數X全書”,尝试用通配符搜索“数*全书”或是用“琼、珍”之类的常见字补足搜索,依然没有结果。

    受人之托,终人之鸽。在长达十分钟的搜索之后,我鸽了。

    640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无疾而终,没想到两年之后,这个古籍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开始主动收集遁甲古籍,《太白兵备统宗宝鉴》是我遇到的第一批遁甲古籍,在这里不厌其烦地感谢一下书格网。

    我打开这本书时,看见内页熟悉的颜色和字体,立刻打开聊天记录开始翻找,果然,就是这本。

    原来正文版心写的《数理全书》并不是书名,书名实是《太白兵备统宗宝鉴》。

    翻开这本古籍,序文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太白兵备》一书相传是唐代卫国公李靖所著,对,就是那个托塔的李靖。

    李靖一生用兵如神,李渊说即使韩、白、卫、霍,也不如李靖。这种名人,自然是后世托名的常客。比如唐末易静的《望江南》,便被托名为李靖所著。他是否真有这么一本兵备,我们不得而知。

    序文称《太白兵备》由其后人秘传至明代。到了明代,自称李靖后人的李氏梅泉,幼年失去父母,由姨母抚育,姨母无嗣,因此李梅泉兼祧顾、李二宗,后人改姓为顾。

    清代顾氏后人又得刘伯温、陈宗周数册善本,编纂入内。至康乾盛世,天下承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这种兵书自然束之高阁,留给蠹虫果腹。

    至乾隆三十六年,顾朗亭,也就是做序者的父亲,辅佐满洲郡王福康安,前往平定大小金川。朗亭公一路之上十分疑惑,他发现福康安用兵之道与自己家传兵书十分吻合。

    庆功宴上,福康安大吹大擂,自诩家传兵法是李靖所著,此书是家传绝学,仅此一本。不管是台湾、青海的凯旋,还是安南、大小金川的胜利,都得益于此书。

    宴后,顾朗亭拿出《太白兵备》请教于福康安,福康安大惊,也拿出自己的兵法。

    对照阅读之后,发现二者都是李靖所著,重合度高。因此将二书合璧如一,整理成一百八十四卷。

    咸丰十年,此书传至顾氏后人顾堉手中。因时势板荡,应亲朋催促,顾堉请人抄誊数本,与亲友共飨。

    序文的故事结束了,我正准备关闭pdf的时候,封面的一张纸条,吸引了我的注意。

    字很丑,纸条上歪七扭八写了很多字,有两个字让我心中一沉,昭和。

    640 (2)

    这是裕仁的年号,这是日本使用最长的年号,这是沾满了中国人血泪的年号……

    @101998 回复 ⚑举报 

    芥诚
    游客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KdXOTS1ECZh3AD1MUh81Kw?pwd=0000
    提取码:0000

    自排的《四时幽赏录》支持

    书名:《四时幽赏录》

    排版:芥诚

    校对:书友(中栏底部有署名)

    成品建议尺寸:180*280mm

    地脚建议:3cm

    打印规格:纸张不低于360*280mm

    页面预览如下图

     

    微信截图_20230724172035

    @101999 回复 ⚑举报 

    凡人
    游客

    看见公子旷来个自留地,某虫也跟着沐猴而冠,实在是恶心人,见过剑没见过这种jian。

    @102000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字条的时间是昭和九年九月,这是1934年,九一八事变已经过去了三年,淞沪会战也过去了两年,滴滴血泪已经洇湿版图。

    640 (3)

    1934年,发生了很多大事,比如1月蒋介石占领了福州,3月日本扶持溥仪份登基伪满洲国。

    也发生了很多小事,比如长崎县南高来郡杉谷村的酒井市太郎授勋七等,刊登在了日本《官报》上,等赏银一寄到,酒井便跑去福州,买了《太白兵备统宗宝鉴》犒劳自己。

    640 (4)

    酒井市太郎,这名字吸引了我的目光。这个日本人是谁?他为什么要买这本书?

    查询了一些日本拍卖网站,搜集到不少酒井市太郎的购书信息。站这个日本人的购书字条集中在1934到1937年,四处,共有15条信息。

    640 (5)

    1936年酒井市太郎出现在了北平,购书七本,同年,《何梅协定》出卖华北主权。通过邮购方式,又从上海购书两本。紧接着,卢沟桥事件爆发。

    1937年酒井市太郎出现在苏州,购书三本。同年不久,淞沪会战爆发,紧接着,苏州沦陷。

    这是一个典型的日本文职人员,并不直接参与战争,却在其它方面推动战争,购书并不完全是他的兴趣,也许是任务之一。

    但再难搜到其他购书信息。我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中尝试搜索酒井市太郎,这个名字太普通,有很多重名,我只能一条一条核实。

    640 (6)

    就在我准备放弃时,一个条目吸引了我。

    《南支那及南洋调查》,这本书是台湾总督官房调查课为配合日本南进政策,进行编纂的,其中第49辑厦门部分,参考了酒井市太郎的《厦门情报》。

    640 (7)

     

    @102002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厦门帝国领事馆,原来你供职于日本厦门帝国领事馆。

    640 (8)

    这就解释了酒井市太郎的住处为何是洋墓口街A187号。

    640 (1)
    洋墓口街今天叫做晃岩路,距离领事馆只有几步之遥。

    640 (9)

    另一条信息也很有趣,长崎县立图书馆的《館報》记载了酒井市太郎先生向图书馆捐赠了《奇门遁甲秘笈大全八册》、《大六壬大全十三册》两本汉文古籍。时间大约是1926年4月至10月。

    640 (10)

    后经战乱,酒井所购的书四散各地,《太白》辗转到达美国,于1954年5月1日被收藏于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至今。

    640 (11)

     

    @102003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就在我准备这篇文章的时候,又一则迟来的消息,被我检索到。就在几个月前,酒井市太郎购买的七册古籍,在离我三四公里的地方,进行了拍卖。

    640 (12)

    我赶紧加了拍卖会主办方的微信,得到的消息却是已经成交。

    640 (2)

    这七册古籍,经历战火与颠簸,最终回到了这片故土,总算是给这个故事留下了一个稍微圆满的结局。

    楚人遗弓,楚人得之,又何求焉?

     

    以上连续三贴是旧文重发,信息汇总自书格、谷歌、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等处,感谢好友帮助我翻译部分日语,感谢那些提供信息的网友。

    @102007 回复 ⚑举报 

    松莲會心
    游客

    给个赞!

    @102019 回复 ⚑举报 

    读者
    游客

    看了上面先生写的经历 也是引人入胜  如再进行一番深加工 倒是可以成为一个故事剧本了  搬上银幕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多好的题材 横跨百年三朝 辗转多地 虽不算完璧归赵 也是物归原主啊 先生若舍得割爱 这个桥段我收了

    @102022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读者 #102019

    我最初计划做成视频,因此有了这份文案。但精力有限,又不懂视频制作,最终改为发布文本。文本展现和视频展现差异很大,我还割舍了一些边角内容。

    @102023 回复 ⚑举报 

    苏三慕
    游客

    支持公子旷,公子旷万岁万岁万万岁

    @102031 回复 ⚑举报 

    夢夢
    游客

    旷兄读书真认真,学习了。

    @102037 回复 ⚑举报 

    注册登录
    游客

    支持一下!

    @102039 回复 ⚑举报 

    小晓
    游客

    支持公子旷,公子旷万岁万岁万万岁

    @102059 回复 ⚑举报 

    鄭嘆
    游客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102100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鄭嘆 #102059

    您这八个字,我感触颇深。平时学习有很多想法思考和疑问,反复琢磨而不得路径,忽有一天在某个角落得到答案,这种快乐是读书人的私酿。

    @102199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包立生,居绍兴诸暨之包村,世务农业,而会习奇门遁甲术,能料敌之进退虚实,而制其命。咸丰辛酉,粤兵扰浙,包聚村人,练兵筹饷,竟以一偶之地,当数十万方张之贼,屡挫凶锋,终不少屈。于是人始知其有异能。依倚者日众(上注:只此足概平生)。时吴晓颿观察方以苏松兵备摄藩篆,吴亦浙人,闻其异能,欲招致幕中,以为己助。因于佐杂班中,访得包之姑表兄弟冯仰山。潜令蓄发三月,乃备文书,改衣装,命赴包村致意。时浙境遍地皆贼,冯逡巡不敢遽入,适遇被掳逸出之素识某,探知前路贼守将性暴好杀,手下盘诘最严,断难混过。惟包村有勇目某,常杂处贼众,现居某地。然必绕道二百余里,始能曲达。冯昼伏夜行,三日夜至某所,既见即述来意,某以此去包村虽不远,然贼守甚众,去必成擒。因藏冯密室,不令外出,一日谓冯曰,今已觅得贼处路凭,且有贼卒二,贿令护送,然文书当留此,断不可带,因付凭促往。冯行,果有二贼前导,途中屡经要隘,锋刃夺目,心胆几碎。历数日夜,去村不过二三里,二卒辞去,冯单身前进,遇村中巡勇,疑为贼细作,欲杀之,冯以包某至戚告。遂引冯入见。各道艰苦,冯见眷族亦在包村,皆无恙,喜甚。因备述吴公相招意,包叹曰,我亦知孤村无援,势难久守,缘无长策,勉筹众志耳。(上注:知其难而勉为之即是尽人事)刻下军粮仅支二月,幸有贼之通我者私接济,不然断已久矣。今承吴公美意,奈何贼众我寡,恐难突围出也,与掌案某共议。某以贼势甚大,媚贼者众,冯某虽亲,远出已久,又无文凭,君虽信之,奈众人乎。(上注:按时势立言极老练)必使人随冯出村取文书示众,众志既坚,然后刻期突围。并约吴公统兵接应,始为万全。关一村民命,断不可草草从事,包是之。(上注:暂留句伏后半篇)冯因暂留包村,阅二旬余。值夜大雨,包忽命护勇六人,身穿贼服,送冯储存,冯欲挈眷,包卜曰,可。遂带家眷,冒雨行。黑暗中见无数皂衣红帽人,僵立村外,似守护者而寂无声息(上注:疑是六甲神丁),冯窃甚,私问送者此何。兵勇但摇手,遂绕小径出。至旧处,即取文牒付勇,嘱包速定行期,而冯自归。包既得牒,遥众密议,则皆愿从。包大喜,即布卦以占,卦成又大惊曰(上注:忽喜忽惊情事如见),细察卦象,惟今夜二鼓可出,若交子正,即无可出之日,且有大祸。众皆失色,佥曰今浙地四处皆贼,又未约有援兵,纵使突围而出,将何所归。时有掌文案某曰,离此地百二十里,地名岔河口,其处地僻,可以屯军,河阔可通海道,闻无贼守,若暂扎营彼处,即由海道通信吴公,使以轮船接应,或可转危为安,除此恐无良策。包曰,我方寸已乱,不能自主,但今势已至此,不出亦难持久(上注:当日事势亦如是),姑从某先生言,死生命也。诸君可速归,各自收拾,时已薄暮,雨方霁而阴云未开,村路尚湿(上注:伏后文),遥听贼营寂静,号炮无声,包即传集团勇四千人,按旗色分作五队,各八百人,选勇敢者入红旗队为前锋(上注:调遣恰非草草),令酉初出队,各带衣粮锅被,由西北方进攻贼北营,冲透贼围,于某村取齐。白旗继之,皂旗殿后。中权青黄两队,保护众家族,传令既毕。时值戌出,红旗队已发,远闻金鼓震天,枪炮声不绝,而一村之人,亦乱如潮涌(上注:叙事拉拉杂杂得一时抢攘光景),聚哭包门曰,包君若去,我等从亦死,不从亦死,惟留包君或可苟延旦夕一时,人声鼎沸,包欲出而为众所阻,叹曰,天乎命耶(上注:真无奈何),将错过不能逃也,因令后队且勿进,时白旗队已出村,以闻令欲退,致前后不相顾,队伍遂乱(上注:军令倏更兵家所忌况当呼吸之际乎),忽见四野火光烛天,杀声动地,贼众大至。乱抛喷筒,火箭枪炮齐发,铅丸如雨,村勇各无斗志,又值村众扰乱之际,贼遂乘势冲入,见屋即火,逢人便刃。(上注:风卷云驰叙得有声有色如在行间令阅者不寒而慄)顷刻间,烟焰满村,尸如山积。时惟红旗队已冲围而出,白旗生死参半,余众鲜有得脱。而包与同事诸人,皆死于贼矣。先是贼患包甚,檄调各路精锐,势破包村,是日调兵适至,入夜陡闻村中人声四腾,贼虑乘夜劫营,方发号聚众,而红旗队骤然冲之,贼素闻包有异术,且以月黑路滑(上注:叙红旗队得脱之间不容发路滑句应前),不敢追逼,又意村人绝粮夜遁,村中必虚,因而并力进攻,致为所破,然后知数之难逃。有如此云,此皆闻之友人,友盖得诸冯某及是日幸免者所述,并云冯在村时(上注:此下从前暂留包村句开出叙事有柳暗花明之致),每晨起,见包必登高望气,既下,即令众日,今日贼来自某处,将攻我某方,当撤他防并御之,继而果然,屡试不爽。所练之勇,能御敌者三千余人,以五色旗,按五方,分五队,进退有常,临阵不乱。(上注:此中自有经猷非纯任术数矣)尝邀冯共瞭贼营,忽推冯倒,身亦伏地。方伏而霆震一声,炮子簌簌从上飞过(上注:险极奇亦逾觅)。既免,谓冯日,此炮在艮方,月神适犯我村,当去之。冯见炮架前山,约远四五里,有贼守卫。私忖如何得去?继见包脱帽散发,冼足仗剑,如道家步罡状,选三勇目,衣皂随行。包口喃喃若诵咒,其行如飞。将及而遥见一贼忽扑地,余贼尽退,瞬息间炮已取归。约重四五百斤,不知三人之力,何能胜任如此也。(上注:包惟有此异术故于败也人皆谓其厄于数不知贼窟孤村理宜不敌至包之勉力支持亦以理合如是何数之足云)时方涉冬,天久不雨,包令众日,久不与贼战,贼以谓我兵单怯敌,明日某时,当有大雨,贼守必怠,可冲破其西营,虽不能大胜,亦可杀敌数百,获牲口器械,以挫其凶锋。乃预传令,何时出队,何时攻营,何时收队。(上注:虽知天雨至如何破贼仍须调度也)明日果大雨,破贼一如所言。时贼欲由温台攻闽省,患包牵制,顾以绍兴府城与之,请其不助官军,或言得府城,足资守御,劝包姑从。包笑曰,此诱我也。无论江浙俱陷,孤城难守,且入城则如困囹圄,粮草更易断绝,扼吭之势,恐无一人可逃也。遂斩其使(上注:却地斩使何等正大)。冯尝窃问包曰,弟与君自幼同堂共学,弟以薄宦远离乡井,闻君素守田庐,罕至城市,何时得灵飞六甲十二真传,而道妙至此。包曰,余于二十年前,曾遇异人,授我秘册,虽非全帙,然上观天象,能知风云雷雨,时运变迁,下察地理,则可安营布阵,缩地驱山。而凡卜易算数之类,吉凶祸福,借可预决。前取贼炮,既六丁缩地法(上注:点明),故三人能得数十人之力,但我所学,不过显易数端,若能尽其底蕴,则此小丑,指日可除,何至困于此耶?冯又问贼势至此,何日得平?包日,我曾观星象兼占易数,浙江之贼,不久当灭,惟自占此村之吉凶,家族之安危,反不能了了,是岂学之不精耶?抑所谓马前易数,近易明而远难测邪?及包死,冯始知数有前定,故占不能明。(上注:数亦不可尽抹而当艰钜时不容轻诿)因为之叹。累日后尝以其所闻见者述于人,盖友之言又如此,余维君子凭理不凭数,包以一村氓而能识尊君亲上之义,因遂毁家御贼,伟矣。至捐其躯,亦势使之然而,就所挟持,实甚正大,其他权谋术数,已为余事。(上注:侃侃正论皆以理言数将不压自倒)若遽艳称则包之为包,不几郭京之续哉。纪成,适有余墨漫,附此数语质之。知者当不以为河汉也。

    雨苍氏曰:叙次有条不紊,观包指麾处,想见蕴蓄有素,故能以孤村捍大寇,卒死于难,命也。结处语精识卓,增包无限身分。

     

    以上一大段,出自《對山書屋墨餘錄》,讲述包立生这个小人物在清末太平天国起义中跌宕的人生。此段内容真假不论,作为故事来看,剧情紧张刺激,读者仿佛与冯仰山一起深入敌巢,一步步闯到包村。

    原文上有批注,录在文中,文字水平有限,不做文言文翻译。

    @102202 回复 ⚑举报 

    姚燮
    游客

    @公子旷 #101997

    数理全书

    @102224 回复 ⚑举报 

    德德
    游客

    酒井市太郎三本去年本人收购,为易学典籍博物馆做准备,公子旷的对酒井市太郎的信息描述的很到位,酒井市太郎这几本书代表着易学的没落,非常有建设意义

    @102225 回复 ⚑举报 

    德德
    游客

    6@注册登录 #102037

    Screenshot_20230725_232507Screenshot_20230725_232513Screenshot_20230725_232424

    @102226 回复 ⚑举报 

    德德
    游客

    @公子旷 #101997

    @102227 回复 ⚑举报 

    德德
    游客

    @公子旷 #101997Screenshot_20230725_233118

    @102228 回复 ⚑举报 

    德德
    游客

    根据清水文炳是原来是厦门大使馆的后调任济南Screenshot_20230725_232507Screenshot_20230725_233653

    @102287 回复 ⚑举报 

    冬日暖阳
    游客

    先生高义~

    @102374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遁甲的六世纪

     

    六世纪是一个疲惫的世纪。

    拜占庭帝国刚刚站稳脚跟,东罗马帝国沉浸在重整罗马军团的幻想中,波斯萨珊王朝穷兵黩武,印度笈多王朝苟延残喘,遥远的玛雅文明迎来了鼎盛时代。

    中国正处在南北朝的最后一程,即将步入属于她的曙光。自东汉黄巾举旗,至此已三百余年,无日不战、无月不征。

    国家不幸诗家幸,遁甲作为兵阴阳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在赤县大地的六世纪初露峥嵘。

    鸟瞰历史,可以发现六世纪是遁甲的“临官”,而非“长生”。早在东汉初年(公元元年前后),刘秀曾有故交叫高获,便通晓遁甲。而后的延熹三年(公元160年),一个叫赵彦的琅琊人,推算孤虚、遁甲,又选择时辰进军,一战而破山贼。

    东晋葛洪曾在《抱朴子》中提及自己晚年学习遁甲之事,自谦大略知道其要旨而为精研,认为此类术数是为人服务,劳役身心,不如学习诸子百家之书。六世纪前还有《七志》等记载,以及左慈、孔明的诸多遁甲传说。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来到六世纪,过往的零散记载,终于汇流。

    六世纪的遁甲可以从梁元帝萧绎的一句话开始:

    余于诸僧重招提琰法师,隐士重华阳陶弘景,士大夫重汝南周弘正,其于义理,清转无穷,亦一时之名士也。《金楼子》

    所提三人,一道、一儒、一释。

    陶弘景年幼时得到葛洪的《神仙传》,见淮南八公的仙事,感叹说:读此书使人有波云之气。此后学道不辍,尽得葛洪之妙。

    萧绎的六哥萧纶曾作赋称赞陶弘景,言其精于遁甲:

    若乃淮南鸿宝之诀,陇西地动之仪,太乙遁甲之书,九章历象之术,幼安银钩之敏,允南风角之妙,太仓素问之方,中散琴操之法,咸悉搜求,靡不精诣。《隐居贞白先生陶君碑》

    不同于山中宰相陶弘景,周弘正是典型的儒士,精通《老子》《周易》,熟知玄象,善于占候、遁甲等术数。周弘正一生建树繁多,今天介绍其中两个。

    一是曾占卜国家厄运,认为数年之后便有兵祸。梁武帝接纳叛将侯景,周弘正说兵祸由此人引起。果然不久,侯景叛乱。

    侯景占领首都建康,萧绎在江陵下令王僧辩征讨侯景,大宝二年(551年)侯景在巴陵郡与王僧辩对峙,派遣“五千兔头肉薄苦攻”,这里的兔头,是指六丁六甲的方术,使士兵穿着兔首形象的冠饰或面甲。

    丁卯神将门者徐仪,户名公孙齐,其神着道服裙,冠中有兔头,右手持戈,有兴云致雨破阵之力。

    《黄帝太乙八门入式诀》

    查询史料《梁书》,“闰月甲子,景进寇巴陵。”巴陵之战发生在甲子日,而甲子旬的阴符,正是丁卯。

    甲子旬,阴符在丁卯,其神兔头人身。

    《太上六壬明鉴符阴经》

    侯景的方术并没有起作用,此战败退。此时的周弘正已投奔王僧辩,按常理推断,也许是周弘正提供了应对之策。

    周弘正是否将遁甲术用于军事,我们不得而知,但周弘正有一个学生,却依靠遁甲登上历史舞台,并大放异彩。

    (吴明彻)就汝南周弘正学天文、孤虚、遁甲,略通其术,颇以英雄自许,武帝亦深奇之。《南史》

     

    吴明彻,在后世位列武庙,是南陈的一位猛将。祖父是南朝齐的南谯太守,父是南朝梁的右军将军。

    吴明彻在侯景之乱中,将家中所剩三千斛粮食分与邻里,由此得到了陈霸先的赏识。

    作为南陈的开国君主,陈霸先自幼立下大志,熟读兵书。《南史》记载他明纬候、孤虚、遁甲之术,多武艺。历代史书中,陈霸先是为数不多被记载擅长术数的君主。

    吴明彻结识陈霸先后,跟随周弘正学习天文、孤虚、遁甲,学有小成,陈霸先更加器重他,封他为戎昭将军、安州刺史。一君一臣,试图给南北朝画上一个句号。

    萧绎口中最后一僧,是招提寺的僧人琰法师,史书中的僧琰与遁甲没什么联系,不过他的故事却能反应当时社会对于术数的崇信。

    僧琰年轻时是招提寺的沙弥,招提寺众僧集体相面(也不知是公款还是团购),轮到僧琰,相师说,可惜聪明而短寿,活不过十八。僧琰惶恐不安,日夜诵经,最终改变了寿数。

    在之后的602年,虽然已进入七世纪,姑且把这一年的事记录在此文中。

    这一年是日本推古天皇十年,寒冬时节,一个百济国的僧人观勒从朝鲜半岛渡海来到日本。

    这可是一个好时机,半年前新罗国攻击日本在朝鲜半岛占领的任那城,日本集结大军准备反攻,因皇子病重没能成行。作为新罗国的老对手,百济国不可能不拱火。

    百济国的僧人观勒给日本带来了“历本及天文地理书,并遁甲、方术之书”,这些当时最先进的天文知识、军事技术,被一个僧人带去日本,很是奇怪,观勒的借口是传播佛法。

    观勒有三个弟子,在日本名噪一时,却不是因为佛法。弟子阳胡玉陈,承袭其历法知识,在日本被称为“日本历道之祖”。弟子山背日立,学成天文相星之术,在日本被尊为“天文道之祖”。弟子大友高聪,学成遁甲方术之法,在日本被尊为“遁甲方术之祖”。

    百济国肯定不止这一手棋,在多方谋划之下,终于在四十年后,攻占了新罗国四十余城。

    没事,新罗国也别气馁。这场蛮触之战终有结局,三百年后朝鲜三国不复存在,全被高丽国吞并。再过一千年,还会被日本占据。再过一百年,半壁江山被美国控制。

    不知观勒和尚见到如此景象,会作何感慨呢?

    @102381 回复 ⚑举报 

    游客

    能從幾冊文獻中讀出民族大義,實屬不易。今後的路該如何走?要靠此輩星星之火、民族脊樑去引導

    @102511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回复测试

    @102513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错误:您目前无法创建回复。

    @102526 回复 ⚑举报 

    烈阳
    游客

    公子旷这个遁甲六世纪写的不赖啊,顶起。

    @102529 回复 ⚑举报 

    未曾
    管理员

    @公子旷 #102513

    是不是有敏感词,系统误判?

    @102550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未曾 #102529

    不至于吧,是公众号旧文…… 晚上我再改改

    @102557 回复 ⚑举报 

    未曾
    管理员

    @公子旷 #102550

    能否贴链接我看看,我们后台有些敏感词设定,不一定合理。我需要参考被屏蔽的文章,对敏感词优化一下。谢谢

    @102643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104658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桂堂余录》节选——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古之用兵者恒多讲求。名将如孙武、李靖、戚继光、年羹尧、左宗棠,汉之张良、班超、曹操、诸葛亮,唐之房玄龄,五代王朴,明之刘基、程济,皆习其术。良之受书于黄石公,说者谓兵法奇遁皆其书中所有也。奇门有天占、地占、五行占、太阳占、太阴占、陵犯杂占,及二十八宿掩身变形之法出军时制备五色衣服、旗帜、刀剑、绳索、竹簪、铁锹等应用之物,其法始于《河图》《洛书》。黄帝梦天神授以符诀,因命风后演成文图,有一千八十局,太公删为七十二局,逮于子房,简为一十八局,而其术益精矣。见陈眉公《宝颜堂秘笈》内《奇门定局》,章实斋《尹宾商传》言之最为翔实。

    《传》云:尹宾商,字亦庚,一字於皇,汉川人。父应元,自有传。宾商有隽才,喜谈兵,名动江汉。间以恩选为知县,忤上官,罢免。杜门著书,其学长于术数,多立新解。其释遁甲之义:遁者,隐也,大衍虚一,太乙虚三之义也。甲为十干之首。常隐六仪之下,所以变化无穷,谓之遁甲。六仪:戊、己、庚、辛、壬、癸也。甲为天之贵神,虽不用而潜伏于戊、已、庚、辛、壬、癸之间,因名曰遁。或曰,遁者,循也,当云循甲,取六甲循环之义,则非其本旨矣。又撰《禄命辨》,正禄命诸家之误……又读《孙子·军形篇》: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曹操注曰:喻其形势。宾商曰:此非操注。按《符应经》载三盘图,其阳遁九局则直符后一为九天,后二为九地;阴遁九局则直符前一为九天,前二为九地。故张良曰:九天之上,利以陈兵;九地之下,利以伏藏。盖六甲为九天之上,乃杀伐之气运所在;六癸为九地之下,乃蒙晦之气运所在。如甲已日寅时,阳遁上元一局,直符在艮,坎为九天,乾为九地;阴遁上元九局,直符在坤,兑为九天,乾为九地。俗儒不察,妄以九天为最高,九地为最深耳。又著《运筹解》曰:汉高帝言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儒者释运筹为用谋。即司马迁《留侯世家》第云“常为筹策臣”,又曰留侯善画计策,上信用之而已。乃又载汉王与郦食其谋立六国后,趣刻印而未行,张良从外来谒,汉王方食,且以郦语告良,良曰:臣请藉前箸为大王筹之。余反覆而疑焉。窃意画计多矣,未有藉箸者,且筹则筹耳,奚用箸为?及学遁甲奇门,则实有运筹之法,乃始豁然悟也。夫运筹之法,画地为局,布东西南北、玉女十二支、八干四维,出天门,人地户,闭金关,乘玉轻而行。《经》曰:凡用遁甲无奇门者,宜玉女反闭局出。在室六尺,在庭六步,在野六十步,并以六为数,先定六数讫,左手持筹,右手执刀,呼浊气,吹旺气,祷祝六甲、六丁、玉女、六戊藏形之神。查系某日,便从其地入局。祝曰:谨请东方功曹、太冲、天罡、青帝大神;南方太乙、胜光、小吉、赤帝大神;西方传送、河魁,白帝大神;北方登明、神后、大吉、黑帝大神;降于局所。便从所求日辰置筹,假令子日,即从子上命第一筹,丑上第二筹,寅上第三筹,卯上第四筹,辰上第五筹,巳上第六筹。但有两支挟一干,先成者为天门,后成者为地户。此所谓运筹也。宾商议解多类此。可知其法确有依据,后人不加深讨,遂渐失传,亦大可惜矣。

    按:孔氏广森、梅氏定九以“亥”字证古筹算,均有此说,盖“亥”字纵之横之可以记数。故留侯发八难,云请借前箸以筹之,言以箸当筹,时方食,已有两箸又借高帝两箸,得四箸,每发一难,辄下一筹,至五横之为8,六为T,七为TT,八为TTT,故用四箸而足也。

    公子旷按:“至五横之为8,六为T,七为TT,八为TTT”,原稿为

    微信图片_20230807090907

    @104662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李時珍尹賓商傳》 节选——尹賓商

    尹賓商,字亦庚,一字於皇,漢川人。父應元自有傳。賓商,有雋才,喜談兵,名動江漢間,以恩選爲知縣,忤上官罷免。杜門著書,其學長於術數,多立新解。其釋遁甲之義,曰遁者,隱也。大衍虛一,太乙虛三之義也。甲爲十干之首,常隱於六儀之下,所以變化無窮,謂之遁甲。六儀戊己庚辛壬癸也,甲爲天之貴神,雖不用而潛,伏於戊己庚辛壬癸之間,因名曰遁,或曰遁者,循也。當云循甲取六甲循環之義,則非其本旨矣。又撰《祿命辨》,正祿命諸家之誤。其言曰,世之推祿命者,於子月則作今年推,於子時則作明日推,餘每怪其不然。曾遇一方士,謂子丑時,俱屬今日之夜,寅時以後仍屬明日之旦,其理甚確。按《春秋》桓公十有八年春,王正月,日有食之。《谷梁傳》曰不言日,不言朔,夜食也。鄭氏注,一日一夜合爲一日,今朔日日始出,其有虧處,未複故。知此爲夜食,夜食則亦屬前月之晦。故谷梁氏不以爲疑也。然則子丑二時當屬前夜,明矣!蓋歲有十二月,日有十二時,鬥柄指寅,則爲正月。然必以初昏爲定,自初昏以至丑時,皆爲今日。寅時方作明日,上古造厤之始,以十一月甲子朔夜半冬至爲厤元,夜半子時仍屬甲子朔日。《史記》厤書,日得甲子夜半朔旦冬至。《索隱》曰以建子爲正故以夜半爲朔,其至與朔同。日故以夜半爲朔旦,冬至若建寅爲正,則以平旦爲朔,此說可以爲今日之夜、明日之旦之證。夫以天運言,則寅月爲一歲之首,寅日爲一日之初,日出寅卯是也。以人政言,則寅月爲一歲之初,寅時爲一日之初,鶏鳴而起是也。今之術士有子、五星、範圍、前定諸家以寅正而仍以子時爲一日之初,無惑乎術多不驗也。又讀孫子軍形篇,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于九天之上,曹操注曰,喻其形勢。賓商曰此非操注。按《符應經》載三盤圖,其陽遁九局,則直符後一爲九天,後二爲九地。陰遁九局,則直符前一爲九天,前二爲九地。故張良曰,九天之上利以陳兵,九地之下利以伏藏。蓋六甲爲九天之上,乃殺伐之氣運所在,六癸爲九地之下,乃蒙晦之氣運所在。如甲巳日寅時,陽遁上元一局,直符在艮,坎爲九天,乾爲九地。陰道上元九局,直符在坤,兌爲九天,乾爲九地。俗儒不察,妄以九天爲最高,九地爲最深耳。又著《運籌解》曰漢高帝言,運籌帷帳之中,決勝千里外,吾不如子房。儒者釋運籌爲用謀,卽司馬遷《留侯世家》第云,常爲籌策臣。又曰留侯善畫計策,上信用之而已。乃又載漢王與酈食其謀,立六國後趣刻印,而未行。張良從外來謁,漢王方食,且以酈語告良,良曰臣請藉前箸爲大王籌之。餘反覆而疑焉,竊意畫計多矣,未有藉箸者,且籌則籌耳,奚用箸爲。及學遁甲奇門,則實有運籌之法,乃始豁然悟也。夫運籌之法,畫地爲局,布東西南北,玉女十二支,八干四維,出天門入地戶,閉金關乘玉輅而行。經曰,凡用遁甲無奇門者,宜玉女反閉局出,在室六尺,在庭六步,在野六十步,幷以六爲數,先定六數,訖左手持籌,右手執刀,呼濁氣吹旺氣,禱祝六甲六丁玉女,六戊藏形之神。查系某日,便從其地入局,祝曰,謹請東方功曹大沖天罡青帝大神,南方太乙勝光小吉赤帝大神,西方傳送從魁河魁白帝大神,北方登明神後大吉黑帝大神,降於局所,便從所求。日辰置籌,假令子日,卽從子上命第一籌,丑上第二籌,寅上第三籌,卯上第四籌,辰上第五籌,巳上第六籌,但有兩支挾一干,先成者爲天門,後成者爲地戶,此所謂運籌也。賓商識解多類此,其詩又亦健可採取。志曰,李時珍尹賓商,皆儒者,而時珍名成于醫,賓商學究於術。其所著書皆卓然明理,有非方術諸家所能言者殆,亦儒學之旁通也歟。

    公子旷按:此篇《李時珍尹賓商傳》有三个出处,一《嘉慶湖北通志檢存稿》、二《章学诚遗书》、三《桂堂余录》。《桂堂余录》仅录部分文字。

    麻烦@未曾 先生了。

    @104663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读《姚安縣志》随笔——一些遁甲的发现

    (原发公众号,略有修改)

    微信图片_20230807103049

    读《姚安縣志》,一则记载引起了我的注意。

    桂堂餘錄二卷,由雲龍撰,原爲桂堂脞錄八卷,記載有清朝野,曁滇省諸先逹遺聞軼事,詎稿寄上海排印,淞滬戰起,全稿失落,作者追憶錄出得此二卷。如所得祕鈔奇門遁甲等,頗供參究,因無副本不可復得矣。

    《桂堂余录》为由云龙所著笔记,原为桂堂脞錄八卷,淞沪会战爆发,原稿丢失,由作者回忆,挽回二卷。此书记载了二百余条轶事,包括清末官场、民国军阀、读书偶记、云南民俗等等。例如记载云南土人不知孔子,而尊王阳明为先圣。又有敦煌文书被当地官府盗卖之事。

    我个人关心其中奇门遁甲秘抄,可惜仅有追忆,原书所抄秘本已无。《桂堂余录》现仅存一条奇门遁甲,主要内容是《尹宾商传》,此传我原摘录自《嘉慶湖北通志檢存稿》,二者并无太大差异。

    《桂堂余录》、《尹宾商传》原文较长,可以点击以下链接查看:

    《桂堂余录》节选——奇门遁甲

    《李時珍尹賓商傳》 节选——尹賓商

    (楼上已发)

    由云龙在笔记中,先罗列了历代遁甲名士,其中如戚继光、刘基、程济、年羹尧等人有史料支撑,其他多只存传说轶闻。

    名将如孙武、李靖、戚继光、年羹尧、左宗棠,汉之张良、班超、曹操、诸葛亮,唐之房玄龄,五代王朴,明之刘基、程济,皆习其术。

    而后概述了自己所学的奇门遁甲。

    奇门有天占、地占、五行占、太阳占、太阴占、陵犯杂占,及二十八宿掩身变形之法,出军时制备五色衣服、旗帜、刀剑、绳索、竹簪、铁锹等应用之物。其法始于《河图》《洛书》,黄帝梦天神授以符诀,因命风后演成文图,有一千八十局,太公删为七十二局,逮于子房,简为一十八局,而其术益精矣。见陈眉公《宝颜堂秘笈》内《奇门定局》,章实斋《尹宾商传》言之最为翔实。

    陈眉公,即陈继儒,明代著名文学家,收录所藏229种书籍,辑成《宝颜堂秘笈》,共六集。其中第五汇集中,有《新锓烟波钓叟奇门定局》一卷,即是由云龙所说《奇门定局》。

    这里说个题外话,陈继儒不仅辑录奇门书籍,还曾称赞过甘时望“忠孝塡胸,精神滿腹”(甘时望事略可见免费遁甲古籍——奇门秘𥨂)。但陈继儒认为太乙六壬奇门三书都不可学习,尤其儿辈更不应当学习,“习之生务外损”。

    《奇门定局》此书内页分上下两层,上层实为《武经总要后集》的第十六卷《占候》,即由云龙所说的“天占、地占……变形之法”,以及演禽法,即“出军时制备五色衣服……铁锹等应用之物”。

    下层实为池本理的《䇩元遁甲句解烟波钓叟赋》,即“其法始于河图洛书,黄帝……简为一十八局”,值得注意的是,《奇门定局》中《烟波钓叟赋》是残缺的,仅到“后二之神为九地”一句。

    微信图片_20230807134228

    而后由云龙大段摘录了章学诚所著的《尹宾商传》,尤其是其中尹宾商对于遁甲的观点。如“大衍虚一,太乙虚三”之说。不过此论并非原创,最早见于《遁甲演义》,章学诚误以为是尹宾商的原创观点。(《遁甲演义》文中最迟有万历年号,而尹宾商出生于万历年间)

    尹宾商认为《孙子》中“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于九天之上”一句,指奇门演局后,九天、九地所在宫位,此二方分别利于攻击、防守。

    又对《史记》中张良为刘邦陈述八难的典故进行分析,由此引申至玉女反闭局的运筹之法。由云龙加以展开,认为张良刚刚用餐完毕,已有两支筷子,又借刘邦两支筷子,四根筷子即可当作算筹摆出数字,分析八难,十分有趣。

    @104664 回复 ⚑举报 

    公子旷
    游客

    遁甲人物录——李必达与任嘉言

    (旧文重发,史料演义类故事)

    同样是学遁甲的,为什么你吃香火,我吃大耳巴子?

    天启元年九月十七日,永宁宣抚司土司奢崇明(彝族名诺宗阿玉)起兵叛乱,奢崇明女婿樊龙率兵两万,攻克重庆。今天不讲明朝大事,只说一场海啸中的两个小人物。

    其一是任嘉言,此人为重庆府巴县人,擅长演禽、奇门之术,以此推测吉凶,异常灵验。当地官员曾赠以匾额,表彰其术。

    樊龙攻克重庆后,任嘉言觉得自己大富大贵的机会来了,择个利于谒贵的日子,前去拜见樊龙,不仅展示自己占卜之术,还用获赠匾额之事吹嘘,言称明廷非常重视自己,多次征召,但本山人已知天机,因此隐居在巴县,专门等待天兵的到来。樊龙大喜过望,将任嘉言招入麾下。

    任嘉言果然无愧于自己的名字,对樊龙极尽谄谀之词,宣称樊龙是上天派来的黑将军,协助大梁王诛灭明廷。又编造谶言“日月落梁下”,说大梁王奢崇明顺应天命,不日携十万天兵统一中原。此举不仅受到樊龙的赞赏,奢崇明也多有赏赐。

    有了樊龙的信任,任嘉言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某日在酒楼宴请狐朋狗友,餐后任嘉言一边剔牙,一边“指点”酒楼掌柜,“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面相上也发不了财,不如把酒店献与樊龙大将军,你去幕府中为天兵效力,像我这般一步登天,此不美哉!”

    走出酒楼时,捏着一两黄金的“卦钱”,任嘉言摇摇头,感叹掌柜实在榆木脑壳、不可救药。

    每每出征前,樊龙都把任嘉言召来,问询吉凶,任嘉言运用遁甲术知无不言,仔细分析某日吉某日凶,甚至亲自随军出征,帮助樊龙推演城寨防守孱弱之方、粮草囤积之处。

    破城之后,任嘉言从不像其他叛军一样,涌上前哄抢金银。而是预先准备好空车驮马,闲庭信步,细细推演,指挥手下找出豪门大宅的暗窖,再把金银妇孺装车掳走。一时间,任嘉言觉得自己前途是光明的、人生是无憾的。

     

    其二是李必达,陕西城固人。万历年间考中举人,为人潇洒脱颖,精于奇门遁甲之术。李必达从不以术自夸,从小官干起,一步步爬到遵义副使的位置。

    奢崇明的叛军一路占领合江,攻破泸州,很快将战火烧至遵义。遵义城陷,官府陷入混乱。

    李必达见乡亲流离失所,贼寇暴虐。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一面收拢部众、乡勇,退回乡间组织抵抗,一面派人打探消息,分析局势。

    听闻一处团练已经举起叛旗,归顺大梁,李必达久居遵义,又是团练副使,四处团练的虚实他都清楚,经过思考,李必达认为有机会吃下对方,以壮大己方势力。

    某日子夜,李必达率兵数十人,运起遁甲之法,越过数个城寨而鸡犬不惊,直抵目标,斩首贼酋,回到本部时太阳刚刚升起。李必达又率军正面进攻,敌众见首领已死,没有过多抵抗,便开寨投降了。

    李必达遁甲之法的故事传遍四野,人皆称其“神兵”。

    坚持一月余,前方传来消息,贵州巡抚李标派总兵张彦芳、都司许成名、黄运清等援救四川。李必达带领部众,运用遁甲预测援军行动,在乡野配合援军,遥相呼应,大小百余战,消灭叛军一万余,终于收复遵义。

    一年后,秦良玉率军收复重庆,明廷召李必达到重庆参与庆功论赏。庆功宴前,照例将大小贼酋捆绑,游街示众。贼众个个脏污不堪,拖着镣铐,蹒跚前行。

    李必达看见一个书生打扮的贼人,也在队列里,十分狼狈。正叹息文人奈何从贼时,围观的百姓中突然跃起一个老者,奔向那个书生贼人,一个嘴巴打过去,口中大嚷,“该死的任狗!你算了甚么卦!”其他百姓也一拥而上,争着请任嘉言吃重庆特产——大耳巴子。

    耀武扬威的高头大马从眼前走过,李必达心知他们只是客将,可以灭明火,而不能阻暗火。

    回到遵义,李必达继续训练乡勇,巡防四野,数十年间叛军余孽不能肆行,百姓得以休养生息。李必达年老罢职,川人感念他的恩德,为李必达建立生祠堂,四时祭祀香火。

    古人云,一树之果有酸有甜,一母之子有愚有贤。此二人同样是学习遁甲之人,一个吃完大耳巴子然后砍头,另一个死后享受香火,非是遁甲,而是人性。当今之时,同样是寻觅古籍之人,一些泯灭良心欺骗顾客,另一些却无私分享帮助他人,非是古籍,而是人性。

    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大哉此言。

    ——故事原型出自《陕西通志》、《督蜀疏草》,杂糅了其他人物事迹,剧情有演义成分。

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128 个帖子)
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128 个帖子)

上传图片

拖拽或点击选择图片(最多五张)

回复至:躲进小楼成一统——公子旷的自留地
您的信息:



发帖/回帖前,请了解相关版规

1,不要开书单。单个帖子尽量发布一种书籍需求。
2,在搜索不到相关主题的情况下,尽量发新帖(发帖标题最好带上书名)。不要在他人帖子中回复某种书籍需要。
3,发帖提问标题尽量简单明了。发帖内容不要太过简略,请对书籍内容、版本或作者作简要说明。
4,出版于1973年以后的资源需求或分享将会被清理删除。